长长的一条山路上山,我们就去山上的战壕里刨当年抗战时留下的子弹壳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注册网址首页 > 文学读物 >

  山,连绵起伏的山

月儿一夜比一夜圆,一夜比一夜亮,思乡的情丝,一夜比一夜绵长。

篇一:故乡的梦 我梦见故乡碧波荡漾的拦河坝,坝南缓坡下有半百老柳一株,左行三五步有一泉。泉水像明亮的精灵,日夜喷涌,顽皮地拱开红色的柳树根,吹起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水泡,嬉戏着,打闹着。老柳树那悠长的红色根须被泉水保养得精神饱满,活力四射,随便扯一把抛出去,地上仿佛很快就能长出一片袅袅娜娜的细腰柳来似的,又像恋爱中姑娘的秀发迎风飘舞。 我梦见故乡冰天雪地的田野里有一棵熟透的红高粱正向我迎风摆头,金光闪闪。我很惊讶:这寒冬腊月的天气里,怎么会有成熟的高粱呢?就好奇地顺手折了几片高粱叶子拿着,继续赶路。等我回到家,一看手里的高粱叶子竟变成了金叶子!我后悔极了:自己当时干吗不把整棵高粱连根带穗拔回家呢?到时候高粱米可就是金豆子,秸秆可就是金条,根须可就是金线了啊!于是,连水也顾不上喝,赶紧跑回原地去找,可哪里还有高粱的影子呢?我长叹一声:“唉,看来我只有得到几片金叶子的福分了!” 在梦中,每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无声地穿透绿叶的罅隙,那一夜甜梦的林中宿鸟第一声圆润的啼唱是属于故乡孩子的。早春第一棵破土的草芽,夏夜第一只脱壳的蝉猴,深秋落光了叶子的树梢上最后一枚红通通的柿子是属于故乡孩子的。顺着歪脖子柳树爬到屋顶上去掏鸟窝,不小心触到了瓦底下那堆软软的壁虎的惊险;在茂密的苇荡里,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搏斗,最终错把那根狡猾的水蛇当作黄鳝去征服的传奇。满坡跑累了,一不小心竟把甘甜的山泉连同活蹦乱跳的小蝌蚪一起喝进肚子里去的喜剧也是属于故乡孩子的! 我梦见故乡有月亮的夜晚,大胆的村姑相约偷偷去河里洗澡。岸上燃着用晒干的艾蒿亲手扭成的“艾绳”,缕缕白烟扩散开来,为裸露的玉体驱蚊赶蚋。清凉的河水很有耐心地抚摸着柔软的身子,饱胀的前胸像雨后的蘑菇,像发酵的面馍。河水应远是流动的活水,不热也不凉,无声地淌过身子,就像有无数双小手为村姑们轻轻按摩。半闭了眼仰卧在河底光滑的鹅卵石上,似睡非睡中,小鱼小虾还会用小嘴嘴、小尾巴蹭她们的皮肤,怪痒痒的,让女孩们只想笑。仿佛天上的仙女似的,一面尽情享受着河水的清凉,一面大口呼吸着河底的水草和岸上的艾烟酿成的独特清香,月色便朦胧在这蕴满清香的水汽里,连同远处戏水村童的欢叫,近处一阵阵肆无忌惮的蛙鸣。 我梦见故乡的少妇头上包了红头巾,深秋的傍晚拿着耙在路边搂杨树叶。金黄的树叶子像一只只蝴蝶在她脚下翩翩起舞,秋风吹过,从高处的树枝上纷纷飘落的金色蝴蝶又像飞旋翻转的雪花一样簇拥着女人:哦,蓝天,白云,金色的树叶,挺拔的白杨树,树梢上黑色的喜鹊窝,树枝上跳上跳下歌唱的花喜鹊,火一样热烈的红头巾,窈窕的少妇,不远处刚刚收获了的田野上散发着甜味儿的苞米丛,向阳的岭坡上正打着瞌睡的牧羊老头儿,散漫着的羊群悠闲地觅食、嬉戏……这些情景历历在目,让我终生难忘。 篇二:故乡的梦 受这一切,真的很美好,走到窗前,外面黑漆漆的,有几家的灯还亮着,看了许久,又翻身躺下,直到天亮…… 没有了原来的树林,没有了原先那条熟悉的河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肮脏的臭水沟,蔚蓝的天空也一去不返,成堆的垃圾,着实让我黯然。回到那当初的那个院子里人还是原来的人,样子却不是当初的模样了,没想到环境遭到了这样的破坏,实则让我惊讶,经过这件事后,让我更加深刻的明白必须要保护她,爱惜她,既然我们与万物一同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就不要让它们离开。李清照不是有一句诗说“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保护环境这是个任重道远的职责,需要我们大家一起来携手共创美好的家园。我想到了我的家乡以后的场景,忍不住的笑了——那是一幅姹紫嫣红,山清水秀,春和景明的水墨画,勾动人们的心弦的那段悠扬琴音。 在未来我们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定将创造出一片更加美丽,更加迷人的幸福家园。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念了你几度春秋今天却又再一次闯进了我的梦中,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那么自然。田野里,两只蝴蝶在柳条与花瓣之间舞动着五彩的翅膀,翩翩起舞,水中的水草,在欢快的随波舞动,仿佛要把清清的河水点亮。 跟随着小男孩的脚步,走进了一家熟悉的院落,细看之下——那个小男孩不是我吗?迈进家门看见本已年迈的奶奶,却怎么年轻了些,她抬起头笑盈盈的对我说:“桌子上有你最爱吃的饭,赶紧去吃吧”!年幼的我便端起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满屋子的人都笑着对我说;“慢点吃,别噎着了”!一切都是那样幸福,那样美满…… 第二天一早就坐上了通往家乡的第一班车,不一会就到了,到了我那已经阔别已久的故乡了那里已经物是人非了: 果不其然,在后来的日子里,大家纷纷认识到了保护环境的重要性,现在我们生活的家园——武威,变得环境好了,河水也经过了处理,现在我们生活的环境变得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更好的保护我们生活的这片宝贵的热土。

昨夜多梦,竟梦见中学时的玩伴,一时唏嘘不已。

不到中年,不知道家的温馨;漂泊太久,才知道的故乡的亲切。

  水,蜿蜒曲折的水

老是做一个梦,梦里渐渐老去的母亲扶着栏杆,一次又一次地张望,盼着远方的游子早日归来。而我总是在母亲那一声低低的叹息中惊醒,才发觉夜已深深,眼角的泪痕,早已凝干。

依稀记得,家里那条小河依旧清澈透明,河两旁是葱葱绿绿大树,树上开着白色的洋槐花,风一吹来丝丝甜腻的香味扑鼻,脚淌在清凉的河流里感受流水流过。

——题记

  路,留下无数脚印的路

余下的夜,注定难眠,我的思绪,我的心魂,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仿佛行走在回家的路上,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的山路上。

我一人沿着河往上走,越往上游走湿气越重,孤孤零零的一个人静静感受这份属于自己的安宁,偶尔抬头看看天空,半透明的天空中雾气占了三分之一,其间有鸟飞过,清脆的叫着,仿佛在与我对话,为何我会一个人走?为何是沿着这条河走?梦里的世界为何不受自己控制?什么是梦?梦是什么?

很久没去故乡回故乡走走了。那青青的山;绿绿的水;红红的红枫林;静静地芦苇滩是否依旧?那里留下了我童年的欢笑,少年的梦想。寄托着我中年的乡愁,老年的归宿。

  多少年过去

从镇上到家里,要翻过一座山,长长的一条山路上山,又长长的一条山路下山,那是一代又一代人生生踏出来的路,饱含着祖辈们的心血。

走着走着想着想着感觉快来暴风雨了,一般情况下大雨来之前河流周边的东西都有细微的变化,河水也会变得浑浊一些,我发现事情不太对,毕竟大水来了水位暴涨,也就几秒钟的事儿,于是我爬上了岸,一个小山坡,披上住着人家,独自探索世界,永远不知前方是什么。眼前出现了两条路,一条上坡,一条下坡,上坡的那条比较平坦也比较熟悉仿佛是我以前走过的路我朋友李珊的家,而下坡路我不得而知,好奇心严重便走了下坡的那条路,路上很宽,有护栏,一眼望去可以看到整个小镇的面貌,清新的小镇,安静和谐,风中的墙壁上还有几株狗尾巴草在向你点头,仿佛说欢迎回来。路旁有很多果树,我扳了一个大香蕉美滋滋的边走边吃,再往下走是比较大的内海,到了海边,海水一下就暴涨起来,风雨突变,大雨哗啦啦的落下,我借了一户人家的屋檐躲着,雨稍稍停了后我便去找她了。

我的家乡在高高的回马山下,美丽的资江河畔。就是那山、那水留下了我十几年的美好回忆。

  重新在路上寻找熟悉的痕迹

循着一级一级的土阶而上,仿佛还能看到昔日走过的足迹,细数着当年的脚印,细数着一路看了十几个春秋的熟悉的风景,一步一步靠近家的方向。

走在路上猛一抬头便看见她,好似准备去上班,她学护理的现在是个小护士,但还是再考护士证,她在我印象里是一个非常努力的女孩子,以前初中的时候她学习很吃力,但是她付出的努力却比我们多的多,成绩却一直没我们好,总之她很棒就是了。“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惊喜又好奇,看着我落汤鸡似的,便急匆匆的把我领回家,给我找了一件白色衣服换了,她房间在二楼,我看她门口看着书,便到了走廊上和她闲聊两句,“你快点哦.我还要去乡里的卫生站上班叻”,那好咯,拿着毛巾擦头发的我一边擦一边说“等我一下。我陪你去”,

回马山,就在我老家的屋后,那里曾留下抗日健儿浴血抗战的脚印,洒下了抗日英雄的热血。那时的战壕依旧保留着。记得小时在山上放牛时,我们就去山上的战壕里刨当年抗战时留下的子弹壳。每次去到战壕边时,脑海里就有电影里抗战的场面飘过。而孩提时的我们也学着电影里的样子,玩起了战斗的游戏。玩累了就在山上采摘野果、山泡充饥。回马山的山形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前蹄高高跃起,嘶吼着回过头来,也许这就是山名的由来吧。老人们都说这山名不吉利。有很多有才能的人原本从这山脚下走出去了,有在外面做官的,也有在外面工作的。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打道回府了。随着现在走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在外面有出息的也多了起来,这种迷信的想法也就渐渐地淡出老人们的嘴里。

  山依旧那么高

经过一块布满青苔的山岩时,我的心突然被刺痛。记忆里的那个夏天依然清晰,就是在这里,天下着绵绵细雨,母亲背着发烧的我急匆匆地赶往镇上的医院,却不料踩上青苔滑倒了,她的右脚扭伤得很严重,可她还是坚持一步一步踉跄着背着我到了医院,而她的脚已肿成一个瓠瓜。后来,虽说消了肿,却落下了折磨她至今的病根。每每想起母亲走不了路让我给她找筋骨贴时,我就心一痛,哽咽着说不出话。

出发,路上是另一条不太熟悉的情景,场景不太优美但是很温馨,可能是现实中我并没有这样的朋友吧,她虽然是,可那也是以前了,现在的我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不想和谁联系,不想跟谁有交集,独来独往特立独行,可以说现在知道我换号码的朋友就基本没有,只是亲人知道我的电话,也许是现实中过的太惨了,给我点美好而温馨的梦来弥补吧,所以说上帝是公平的,关了一扇门便会开着一扇窗,我喜欢活在梦里的世界,因为有温度而且很玄幻。

资江河在那里转了个大弯,迂回的河水把上游冲刷下来的泥沙经过长时间的堆积在河的中央形成了一个长长地沙丘,沙丘上长满了芦苇。每当暑假来临,沙丘上就成为了我们的游乐场,一个个光着屁股游泳去沙丘,在沙丘的芦苇荡里取野鸭蛋,摸螃蟹。最有趣的莫过于在沙丘的过道上挖“神仙土”捉弄人了。只要看到来沙丘上种菜的大人们坐着渡船准备过来时,就在他们必经的路上,迅速地用割草的镰刀从路的侧面把路挖空,路面只留下薄薄的一层,不破坏路的表面。做好后,我们就快速地去芦苇里隐藏起来。只要听到大人们的叫骂声就知道肯定是中标掉陷阱里了。“是哪个鬼崽崽搞的,要是被我抓到非打死他不可。”有时候,我们只要看到哪个美女坐船过河,三个五个的立马游水靠过去,抓住船沿使劲的摇晃船只,把个美女吓得喊爹叫吗的才肯罢休。

  水依旧那么清

我继续走着,走过山腰,走上山顶,每一步都是那么熟悉,一幕幕回忆中的景象随着这山路向我的脑海淌来。还记得孩提时母亲牵着我的手小心地走下每一级土阶,还记得父亲让我坐在他厚实的肩上跨过每一块山岩,还记得长大后每一次离家时飞奔着下山去镇上赶车。

路两旁是低矮的平房,门前有稀疏树木,走到一家门前有一颗奇特的桃树,上面就结一个果子,好奇心驱使我一定要那个果子,她往前走了告一段路而我依旧在那颗树旁徘徊,一个伸手,那桃子便风一样跟着我逃蹿了,在我手心里摆着,没想到时间会倒流,我竟来到了小时候的外婆家,本只是路过,但场景是那么熟悉,旧旧的瓦房,木门还是用那张长椅倚着,一看看去房间中还摆着八角桌,上面是几副碗筷,我试探性地往里走,外婆果然在那煮东西,一样的砖火,一样的纸做的玻璃,煮的一样是我爱吃的东西,外婆微微笑着说,“你来啦?快吃饭吧”顿时眼泪哗哗的落下,我是多久多久没见到那坐老房子,以及房间里的人了,好怀念之前的老房子,现实中老房子早就被拆迁,不复当年模样,之所以会梦见,可能是时间重叠了,重叠到了小时候二十几年前。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婶婶过世,让我再次回到那久违的故乡,一路上,思绪让我游走在对故乡的回忆中。对故乡的记忆是那么的清晰。那种激动、那份眷恋,无不在我心里激动着。这次回去,一定要去看看,看看那山、那水、那片红枫林,那片芦苇滩。

  路,找不到回家的路

辗转我已站在村口的山坡上,向下望去,已能望见几处人家,隐隐约约的,有几缕炊烟袅袅飘升,我似乎闻到了久违的故乡的饭香味儿。于是我加快了步伐,继续往下走去。

后来拿着桃子的我边走边拨开,那桃肉十分精美,都舍不得吃下去,柔软像玛瑙,想磨砂,会闪光,入口即化,.美得上天,她不信,一口也没吃,来到了那个小坡上后,她男朋友来了,没想到男朋友竟是初中同学熊猫,她们两的相处模式很好真实羡煞旁人我,熊猫对她很好,说话都是细声细语的,什么都听她的,她呢也是这样对他,爱是相互的,对,爱确实是相互影响的,最感动我的是要过河,他先下去,伸出手给她他要背她过河,她娇羞的说我有点胖哦,他说“没事我背得动”,她俯身在他背上,我站在坡上,看着河里的他们,眼眶湿湿的,好感动,他们的幸福无人可以击破,爱情啊能奈你何?自己站在那里想了好多好多,直到他门过了河站在那边呼喊我才回过神来,哎孤家寡人的我也没人接过河,一个蛙跳,砰的一声便跳了下去,梦里有一句话在我快醒来的时候我一直重复要记下来的,现在写了这么多东西竟给忘了,好像是我想对某人说的“看看人家这才是真爱,这种爱情我很向往,简单自由,互为依存,仅此一生有你足矣,”又或许不是这句吧……总之很羡慕那些可以爱自己所爱的人的人,而不是爱而不得的人,或者是相爱却相离的人,多多少少是个悲剧。

饮罢亲人们端来的茶水,祭奠过逝去的婶婶,沿着记忆,我惊讶的发现,一切都不见了。山坡上种满了庄稼,绿油油的江水变得浑浊不清。那片足以让我兴奋地红枫林不见了,甚至连那片沙丘也变得面貌全非,只听到挖沙船的轰鸣。原来那个沙丘已经卖给别人当建筑材料全淘光了;那片红枫林早就成了木器加工厂的原材料了。

  以为回到家

穿过一条林荫路,豁然开朗,然而望到对面山坡上一座孤零零的坟茔时,我的鼻子又酸了,我知道那是父亲安息的地方。我一想起父亲,眼泪便禁不住掉下来。父亲劳累了一辈子,吃尽了世上所有苦,受尽了世间所有难,为这个家付出了一生,却还没等儿女好好报答孝敬,便早早地抛下我们撒手人寰。父亲走时,还依然肩挑重担,因为脑溢血而倒地不起,我都来不及看他最后一眼。

这个梦很真实,里面的场景真的很美,可能是我的心我的灵魂开始变得很敏感的缘故吧,又或许是上天眷顾我,给我悲惨的现实美好的梦境,我多想就这样一直梦下去,不再醒来,不再面对这空白的现实。

是谁毁灭了我对故乡的记忆,又是谁让我对故乡的描写变成了一纸谎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我觉得Crush是一个特别实用的词汇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场:,  他将自己的美尽兴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