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文字那么苍白,母亲永远是坚强的

当前位置: 澳门新葡萄京娱乐场-官网注册网址首页 > 文学选刊 >

  琐事才是最珍贵,

雨中的思念 山东 杨炳阳 夜里,窗外飘起了小雨。我又一次站在窗前茫然眺望,任飘进窗内的雨点打湿我珍藏的记忆,并慢慢地浸润开来 那年的夏天似乎特别短,随着树叶由绿变黄,离我走的日子也越来越近。突然间要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屋,离开夜夜用缝衣声伴我入睡的母亲,我才感到家很美,很美,虽然它没有白雪公主的微笑和唐老鸭的嬉闹。终于,在一个蒙蒙雨天里,在家乡那条通向外面的小路尽头,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细雨中的家。母亲背着行李去送我,一直送到车站。车开了,望着母亲渐渐消失在风雨中的身影,想着今后将不能常见母亲,一种自怜感顿时涌上心头。泪水涌了出来,我忍不住哽咽,哭出声来,边哭边扒着车窗使劲往外看,可定格在我心中的只有母亲雨中的身影。我木木地立在车上,迷茫中只有我凄楚的器泣和如雾的小雨随风飘洒 第一次离开家乡,跻身于陌生的人群,身后突然失去十几年来在我疲倦时可以安然休憩的双臂,我感到好孤独,好无助,就象一个找不到家的孩子。记不清多少次下雨天放学,我习惯地以为母亲会穿着那件褪了色的棉大衣在校门口等我。但今后走出校门时看到的再不是一片迷蒙的雨雾,看不见那熟悉的身影。睡梦中仿佛觉得母亲仍在轻轻地抚摸我,醒来才知那是梦。 于是,我常站在窗前茫然眺望,寄一缕乡愁于明月,在有风或无风的夜晚,任梦中的归程将思念拉得悠长,悠长。 母亲,我那皱纹如沟壑般纵横的母亲,我那因我远去而将思念千丝万缕缠在我心中,又系在她心头的母亲,该是站在窗前,借着那皎洁的月光,用沾满面粉的枯瘦的手去拭着那昏花的老眼,千百次地端详我儿时的照片吧,该是看着舔犊的老牛而痴痴发呆吧! 首次接到母亲的信是在一个雨天,母亲在信中说:孩子,你走后,我们才发现你在我们的生活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读到此,我再也无法读下去,眼泪不停的滑落。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永远是坚强的,难道她也会哭吗? 雨越下越大。我想家乡小屋的屋檐也该是流着如珠般晶莹的水滴吧?屋前的小花,该是由于这雨的滋润而加深了绿色吧?母亲,你又哭了吗?你该是又象往常一样站在村口的榕树下等我吧? 两年前,母亲背一腔爱放飞了她的风筝;两年来,我越飞越高,但那线永远握在母亲手中,无论我飞到何地,总飞不出母亲心灵的广场。无论我飞到何时,母亲,您都是我永远永远的思念! 雨,仍在不停地下着

年轻没有尽头

姥姥离开后,依旧在我的梦境中持续了好多年。最后的梦境,是她牵着当当的手,在夕阳下散步。愚钝的我暗暗地担心:姥姥和当当,怎么会能见面呢?后来我才意识到了,她那么爱我,一定会全心守护我的幸福,绝无有伤害我的可能呢,那次是姥姥来看一看她的外孙女和小胖重外孙,来和我真正的永远的告别。她拥有那么多儿女和孙辈,惦记着这个惦记着那个,所以这告别的时间很长了。

走过阳光的转角

  哭着泪流。

与明天拥抱

妈妈则一直是潇洒爱玩,心大无比的人,我想一定会比姥姥更早地离开我们。我也真心地希望妈妈,重新进入新的生命。希望会在未来偶遇到一个新新人类的小女孩,亲近之心油然而生。

  开始是乏味的事,

一起凝结成一曲永恒相守

依旧的早班飞机出差,看见天空漂亮的粉色的云彩,安宁的清晨让我的心宁静,想起来故人们。而地球的另一尽头,朋友在海边看壮丽的日出。刹那之间,仿佛根本没有天涯海角这回事,在浩瀚的生命长河之中。

无奈文字那么苍白

  那么就有枯燥乏味,

看着你的眼眸

我开始觉得“死亡”这个词,是人们缔造出来的,并没有真正的死亡。只是我们不知道,当然,我也不知道,但是它有无限可能。我开始真正活在当下,积极有勇气地活在当下。我已经不关心死亡了,不去追问和探讨了。我只关心活着的事,我想今生都活在充沛的爱之中。

你在原地等我未曾离开

  载着你歌唱,

爱与青春啊

最初,认为绝症是一种生命的惩罚,到接受生命是一种循环,我用了整整八年的时间。我曾经流着泪愤怒地喊:“凭什么让我妈妈的病,她这么好的一个人,凭什么?!”到现在,我相信妈妈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生命循环。我在梦境见到她的时候逐渐少了,仰望天空的时候少了,不再是初时一看到云朵的天空就要哭,就会想她。我相信妈妈已经进入了一种新的循环。她是那么爱玩和潇洒的一个人,一定不会像我这样很久地缠绵着伤心。

  总之常情才是守候,

是你我快乐的守护

我一直尽量避免选择飞机出行,不得不选择的时候,也会跳过买保险的环节。这样的我就和死亡毫无关联了。曾经,我是一直这么以为的,小心翼翼地避开死亡的。热衷于“生”,忌讳谈“死”,中国人的文化忌讳在我身上很好地继承。

  没有尽头,

与昨天挥手

妈妈从生病到现在,有八年的时间,我一直在琢磨着生和死亡,在内心和自己不停地讨论。我把妈妈和儿子放在我心头天平的两端,不断拷问着自己,这两代两个人在我心头的比重。不愿意,却不得不承认,我会为儿子付出比妈妈更多。就像爸爸妈妈爱我,比爱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更多。

夜里看窗外灯火阑珊

  一切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从不曾开口

只一句,愿君好

上一篇:华夏大地涌来阵阵澳门新葡萄京官网首页:,更不喜欢的人打交道更累 下一篇:都和学长在一起,忙的不再是学习